靖江市医药网

新竹市社区

12月7日, 北京发布首个空气重污染红色预警,全市中小学停课三天。市民王先生带着女儿到天津探亲,躲避雾霾。卢冠琼 图

原标题:北京教委:教室不适合装空气净化器,密闭环境致二氧化碳超标

新华网消息,“因为天气原因,(12月)25日学校临时决定停课一天,学生可自愿选择在家或到校自主学习……”

12月25日,雾霾又至北京。6时30分,市气象台升级发布霾橙色预警信号,预计当天北京地区有中度到重度霾。对于很多学生家长和老师来说,预警信号所引发的,不仅是一整天呼吸道和肺部的不适,更是“临时停课”通知所带来的又一次焦虑。

课:停还是不停?

这已经不是老师和家长第一次面临这种焦虑。进入12月以来,北京市已经分别在8日和19日发布过两次雾霾红色预警。

“今天我都已经在送孩子上学的路上了,没办法,又把孩子送回家。”一位家长向记者抱怨因为“临时停课”通知而导致的措手不及。

与前两次全城停课有所不同,25日清晨,北京有少量学校自行做出停课通知,并在学生和家长上学途中发送了通知。北京市教育委员会25日发布通知称,空气质量好转前,建议中小学、幼儿园、少年宫及校外教育机构停止户外活动。如遇特殊情况,学校可以根据所在地区及周边情况,做出相应调整,弹性安排教学活动,报区教委同意后实施。“今后雾霾预警成为常态化后,难道我们得天天等学校通知吗?”不少家长发出类似质疑。

有专家指出,学校应该拥有自主停课权,这样更便于与家长协调及安排教学进度,在目前这种空气污染的极端天气下,提高预警质量、提前发布公告、加强家校沟通是能够找到的最佳方式。

就在22日,北京第二次雾霾停课期间,教育部表示:“鉴于此情况今后可能反复出现,为慎重起见,我们在研究更为科学合理的应对方案。”

净化器:装还是不装?

“学校说装不装净化器要由教委讨论决定。”预警频频,北京近日出现不少家长向学校请求集资安装空气净化器被拒的案例。

北京市教委有关负责人透露,空气净化器统一进校园目前主要存在两个难题:一是有的学校不具备条件,如学校的电压电路等安全环境不允许、教室空间是否足够等情况不同;二是空气净化器要在一个相对封闭的环境中使用,而教室需要经常开门、开窗,至少在课间时必须通风,客观上不能达到这个条件。

据了解,北京有学校在教室内做过测试,开了净化器以后,门窗密闭,PM2.5下降了,但是屋里几十个学生在活动,二氧化碳浓度却超标了。受到目前市场上空气净化器的技术水平所限,使用后教室空气十分浑浊,长时间闷在教室里,并不利于学生健康。

一位中学校长对记者坦言, 净化器不仅面临通风难题,还有更深层次的问题。有学校允许家长集资,结果由于家庭经济状况不同,家长在选择净化器时就产生了分歧,给孩子的心态造成影响。不同班级之间选用不同品牌、不同档次,也会造成攀比。

学:线上还是线下?

“家里只有老人,没法辅导孩子学习,停课不就等于让孩子在家晃悠嘛!”“说是让孩子在线学习,我们都要上班,谁知道他都学了什么?”……连日来,尽管北京市教委提供的统计数字显示其线上教学成绩显著,但不少家长仍然对学习的效果表示怀疑。

“停课不停学,一定不是把学校课表搬回家里。”北京五中校长张斌平说,停课在家、自主学习,是要引导学生充分释放他们的个性化学习潜能。

“从某种角度讲,雾霾停课对于调整目前的教学理念和教学模式,是一次契机。”根据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学者储朝晖多年在各地的调研和与国外的比较研究,义务教育阶段学生最多可安排60%的时间学习国家规定课程,40%的时间学习自己感兴趣的内容。

专家指出,中小学首先要做好停课预案,这样学校管理人员、老师、学生及家长才能从容应对,如在每学期开始前的教学计划制定上,都应明确哪些课程适合安排在停课期间解决,所需的教学条件和教学手段是什么,相应的学习任务是什么,如何反馈和评价等。

“被寄予‘干预社会’厚望的我们,平时答过这么多政治主观题,说一堆宏观层面上的头头是道的话,真正问自己有什么极具科学性又切实可行的政策或解决办法,没有。”面对同学们在停课期间写下的感悟,一位北师大二附中名师在线上这样对同学们写道:“从科学角度讲,去霾并不是件非常难的事,但从社会角度看,去霾却又无比艰难。前者靠理科的智慧,后者却要靠文科的筹划。”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说,家长和学校应该彻底摒弃应试教育的焦虑,不要担心学生停课几天就落下很多,学生在停课过程中的思考和领悟,对于他们今后的成长,都是潜移默化的影响。

新竹市社区

最新文章
推荐内容